????门里边,应景时突然觉得无比轻松,自从upup开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轻松。

????开店的时间一久,连他都开始变得患得患失,忘了自己从小的目标。

????超过应寒年。

????他站起来,回到房间,将银行卡锁回保险柜,动作果断,没有一丝犹豫。

????“砰。”

????他用力地关上保险柜。

????应寒年能做到的事,他也能做到,甚至是做得更好!

????外面的雨突然瓢泼而至,大雨砸在窗玻璃上,砸得轰轰烈烈。

????差不多该回去了。

????也不知道白茶有没有走。

????应景时走到门口,正想开门,又返回房间拿起一个口罩戴上,对着镜子照了下。

????一点用都没有。

????认不出来才奇怪。

????应景时有些烦燥,要是从这里出去被白茶撞到,反倒显得他是在恶意欺骗一样。

????他拿起手机给人事经理打电话,“把白茶引到你那边,我要出门。”

????“白茶?她已经出门了啊。”

????人事经理愕然地道。

????“出门?”

????应景时蹙眉,伸手拉开窗帘,往外看了一眼,漫天大雨,天空乌黑,整个商业街为之变色。

????这个时间出什么门。

????“对啊,她让我转告诉你,店里事忙,让你在这安心工作和休息,她爸来接她回家住去了。”人事经理道。

????回家?

????明明上次说起兼职的事,她还和万程他们说自己是因为家住外地,一来一去小一天就耗没了,才会选择兼职,住在upup。

????怎么突然间又回家去住了。

????“她之前说过要回家?”

????应景时问道。

????“没有啊,刚下雨了才突然和我说的,拿把伞就跑了。”

????“……”

????这个白痴。

????应景时挂掉电话就往外走,路过客厅里看到立在墙边的小行李箱,眉头锁得更紧。

????一拉开门,一杯茶就搁在地上的托盘上,旁边还放着一碟点心。

????他一脚跨出去,长腿迈开步伐快步冲下楼,拿了一把伞打开就冲进雨中。

????雨势很大,大得整个广场上空无一人,一切景色都是虚的。

????雨点子狠狠地砸在伞面上,恨不得砸穿一般。

????湿漉漉的路面上滚着雨烟。

????应景时没有方向地沿街往前走去,哪怕是撑着伞,身上还是被溅了不少雨点,凉飕飕的风直灌而来。

????这样的雨,叫车都困难。

????她能去哪?

????走了一段路,应景时拿出手机决定还是打一个电话,一转眸就看到不远处的身影。

????一家装修极简的学生便利店前,少女穿着纯白的运动衣裤坐在檐下的长椅上,额角贴着几缕湿发,手上端着一碗冒热气的泡面,吃得腮帮子鼓鼓的。

????长椅是特别设计的夸张式高椅,绿油油的,警醒人们注意环保,她坐在上面,脚都踩不到地,一边吃一边两条腿不安份地前后晃来晃去。

????“……”

????应景时执伞站在原地,雨声在他耳边完全静止,修长的五指不自觉地握紧手柄。

????整个世界安静异常。

????除了他的心跳声。

????檐下的女孩仰头望着檐外的大雨,忽然低头猛吸一口面汤,吸得脸完全鼓起来,跟塞了两只小包子似的。

????下一秒又被呛到,狼狈在咳嗽起来,咳得跟他小时候养的大鹅一样,脖子伸得老长。

????应景时看着她,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唇角上扬,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漆黑的眼中闪着光亮。

????……

????大雨磅礴,白茶被困在便利店前可怜兮兮地吃着泡面,这也就算了,面汤辣得她咳嗽不止。

????眼泪花都飙出来。

????忽然,有阴影挡下来。

????她眼泪巴巴地抬起头,就见应景时单肩背着包站在她面前,撑着伞,低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帅得人模狗样的。

????“咳——咳咳咳……”

????白茶顿时咳得更厉害了。

????搞什么,这么狼狈的时候为什么又遇上渣男。

????“给。”

????应景时拿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白茶连忙接过来捂住嘴努力止咳,应景时在她身边坐下来,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打开,递给她。

????白茶咳得太凶太难受,也顾不上多少,放下泡面,接过水瓶就往喉咙里猛灌。

????喉咙处的辣味被冲淡,人总算缓过来。

????“呼——”

????白茶松一口气,后知后觉地拿起手中的水瓶,怔愕地道,“你喝过的?”

????用得着这么介意么?

????应景时的目色沉了沉,而后勾了勾唇,恶意满满地看着她,“是,间接接吻了,要我负责么?”

????“咳咳咳……”

????白茶顿时又咳起来,莫名其妙地瞪他,“吃错药了你,瞎撩什么,咳……咳咳……”

????撩错对象了好吧。

????她咳得不行,话都讲不清楚。

????应景见状蹙了蹙眉,解释道,“新买的,还没喝过。”

????“……”

????白茶再一次缓回来,从他手中一把夺住瓶盖,自己拧上,然后把水瓶往自己那边一放。

????“干什么?”

????应景时看着她的动作问。

????“这瓶水归我了,省得你再喝回头用间接接吻的借口要我负责。”白茶没好气地道。

????他们之间不需要任何亲密接触。

????上辈子她是他老婆,他不撩,这辈子她守本份了,他来瞎他妈撩,撩个耙耙。

????上辈子……

????明明上辈子,她什么都奢望不到。

????“你抢人东西抢得还挺理直气壮的。”

????应景时无语地看着她。

????“我抢?”白茶愤愤地瞪他,“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好不好?”

????水也好,人也好,每次不都是他自己送上门的?

????她抢什么了?

????她上辈子也没抢,她哪里知道他心里还藏着个人!她知道的话,那几年的饭她就是喂狗也不喂他!

????“……”

????应景时蹙眉,“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她激动了么?

????她明明很平静!很——平——静!

????白茶收回目光,努力调息了下,情绪缓下来,这是四年前的应景时,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很无辜,他还替自己出头,他还借自己钱,是个仗义好少年。

????要区分对待。

????她捧起一旁的泡面又开始吃起来,真平静下来后淡淡地问道,“你实验做完了?”

????“嗯。”

????应景时应了声,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只见她拿起叉子把面一卷,一团就进了嘴,吃得香极了。他顿时也觉得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