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 美男天师联盟 > 149.方晴的烦恼
????莲悠悠的马车停在了他们身旁,他们看到是莲悠悠时,不由又暧昧地笑了。

????赵成和王权两人脑补了诸多情节却又觉出哪里不对劲。到底是捕快,没有被八卦迷惑,并很快从中察觉可疑之处。

????这就算他们家大人跟隔壁莲姑娘幽会,怎么反是人家姑娘架马车?他们家大人坐在马车内?而且不去东郊那些环境优美的地方,而是来了这么大老远的白家村?

????付明蕤从马车而出,他是真不想在那阴森的马车里再呆下去。这一路行来,对他的震撼与颠覆,让他胸口百感交集。

????人间事,人间断,但依然有太多太多正义并未得到伸张,人间依然有太多太多恶人,是他付明蕤和乾朝律法所无法制裁。

????他忽然感觉以前的自己真是想得太简单了。他认为世间任何不公平的事,乾朝律例是一定能够有个公判,给受欺的百姓一个公道。

????如今看来,他所接触的恶,不过是表面上,更为直面的恶。凶杀,贪污受贿,奸银等等等等,这些乾朝律法能治的,只是人明面上的恶。

????而人心深处,那些隐藏于黑暗,隐藏于他们表面下的恶,你无所察觉,律法无以制裁之恶,看似不伤人,却成了伤人至深的极恶。

????赵成王权匆匆下马,看见自家大人脸色有些发白,也是有些担心。

????“大人!”两人立刻迎上前,赵成打趣,“大人,您这是怎么了?像白天活见了鬼。”

????付明蕤全身立时一僵,神色也是瞬然沉下。

????坐在马车里的端木卿尘笑了出来,付明蕤可不是白天活见鬼吗。他对今日之所见的看法还真与付明蕤全然不同。

????付明蕤是打从一开始就不信这些的。而他,是信的。

????虽说一直没见过,但他还是相信。端木卿尘自小爱看这些怪力乱神的书,只是他父皇不让他看,但他偷偷看了不少。还让小柚子想办法出宫去市井买。

????因为,他要写《乾朝异闻录》。所以这次经历,虽然给了他诸多惊吓,但回味过来却不是余悸,而是惊喜与兴奋。

????这种惊吓与惊喜交织的感觉,让他此刻兴奋不已,真比看一打美人还要过瘾。

????这边赵成和王权见自家大人面色阴沉,便不敢再开他玩笑。

????付明蕤沉脸看他们:“关于余娉婷的事,你们调查了多少?”

????赵成和王权一对眼,王权立刻汇报:“还真不少!”王权有些激动,“大人,这不调查不知道,这一调查,才知道白占奎他们家,有那么多事。”

????付明蕤点点头:“回去再给我详细汇报。现在,你们去给我再调查一件事。”付明蕤从怀中取出了莲悠悠的帕子。

????赵成和王权见付明蕤有事交代也是肃然认真。

????付明蕤打开手绢,里面七根沾染着血迹的绣花针在将近黄昏的橘色日光中闪烁着让人心颤的红光。

????“这是……绣花针?”赵成有些不解。

????付明蕤将绣花针和手帕一同交于赵成手中,认真交代:“你们现在回白家镇,问问白家人得罪了谁,或是有什么仇家,谁经常出入白家,谁有可能会将这绣花针扎入余娉婷长女丫儿的头中。”

????“什么?!扎绣花针?!这么恶毒!”王权已是忍不住惊呼,面露愤怒。每一次的案子,只要牵涉到孩子,八扇门里的捕快,无不愤怒,多少失去往日面对凶案时的平静。

????付明蕤拍拍他们两个:“快去吧,稍后这里会和。”随即,压低声音,“这手帕是莲姑娘,莫弄丢了”

????“是!”赵成和王权再次上马,手拿绣花针折返白家村。

????付明蕤抬眸,看向日头下满目的农田,风吹稻浪,浪打浪。那即将金黄的颜色让他好了许多。

????还是人间好……

????“喂。”莲悠悠坐在马车上,淡淡看付明蕤的后脑勺。

????付明蕤转过身,她眨眨眼:“还去不去?晚上鬼更凶,我保不了你们的安全。”莲悠悠这句话,颇有威胁的意味。

????付明蕤深吸一口稻田的清香,随即上了马车。莲悠悠再次架马车前行。

????“你知道余娉婷家的位置?”付明蕤此时坐在了莲悠悠身旁,并未靠近。

????莲悠悠遥望远方:“余娉婷身上怨气那么重,一看就知道她在哪儿了。”她微微眯眸,如同在刘东家一般,她眼中的世界已是全然不同。

????黑白的天地之间,苍苍茫茫,白气四处缭绕,更有如同大蛇一般的,从她面前扑咬而过。

????她眼中的世界,与小莴苣看的,竟又是不同。

????在她的这个世界里,那些白气如同弱肉强食的猛兽,粗大的白气吞噬细小的白气,变得越发粗壮。而在东南边的尽头,一条无比巨大的白气参天扭动,如同天空破了个窟窿,从上面挂落一条巨大白蟒来,又像是一条白蟒要冲向天空捅个窟窿。

????莲悠悠脸上已无平日的痞气与笑意,黑眸之中也多了分阴沉。

????这鬼凶,百八十年,也净化不了她身上的戾气了。

????赵成和王权已经回到村子,村民因为他们的再次前来并不陌生。

????八扇门的捕快在最初调查白占奎家案子时,就常来白家村。只是这次,他们有点不明白为何又突然要查余娉婷的死因了。

????村里人,平日没啥娱乐。这有公差来调查,都是意外地热情的。一整天,他们都聚在村头的茶馆里,跟赵成王权两人已是吧啦了一整天。

????赵成王权是公差,自然对他们说的话不会全信。但每一句话,他们都详细记录,拿回去之后,再来判断到底哪些话是真,哪些话是添油加醋或是以讹传讹。

????这一整天下来,他们其实听着余娉婷的事情,也是有些惊讶。因为村里人大多说她心狠,自己跳河还带着两个娃娃,把她说成毒妇恶人。

????但只有一两个看起来老实和善的妇女,却是偷偷摸摸说余娉婷可怜,说这些话时,还避着自家的丈夫或是村民,她们与其他村民说的,全然不同。

????这口供,便有了两个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