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 我超级幸运 > 26 做桂花羹,清早的吵闹

26 做桂花羹,清早的吵闹

????两人一直忙到七点多,才收集了差不多足够数量的桂花。

????秋天跟夏天存在着一个很明显的变化,天黑起来会很迅速,有时候都会让人感觉,好像前一秒天上还有夕阳,下一秒月亮和繁星就升空了。

????昏暗的老旧路灯下,宁雅笑得很开心,傻笑了好一会儿后,她才想起了一个问题,“你是要今晚就做?”

????陈浩点了点头,“是也不是,今晚做一些准备工作,明早起早一点,正式熬羹。”

????“起早啊,”宁雅微微低下了脑袋,不太好意思,“你可喜欢睡觉了,起得来吗?”

????“你忘了我有老爸老妈的嘛。”

????好吧,陈浩其实确实会熬桂花羹,只不过呢,会跟做的好吃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于是吃过晚饭后,陈浩便主动揽下了收拾垃圾,洗刷碗筷外加打扫厨房的工作。

????温岚乐得轻松,陈浩是她儿子,说句粗俗一点的话,陈浩撅起屁股,她都能知道要放什么屁。

????陈德清幽幽的来了一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温岚抬手乐呵呵的撩了撩头发,“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呢。”

????“就是,这小子天天在外面也不知道都跟谁学坏……..等等,老婆,你这是什么意思?跟我学的?”

????“嘿,你个老家伙,还跟我装蒜?你当初怎么追上我的,忘了?”

????陈德清老脸有点绷不住,挠了挠头,嘀咕道,“我追的你?我明明记得是你追的我啊。”

????温岚遭不住了,这对父子迟早要把她气死。她抬手就给陈德清的脑袋来了那么一下,“再想想?”

????“额…….”陈浩倚在厨房门口,两室一厅的小房子,一共就那么大面积,温岚二人干什么,他看的清清楚楚,“那个,需不需要我出去散会儿步?比方说半个小时?”

????‘啪!’原本在温岚脚上的凉拖鞋,‘咻’的一声飞了出去,差点砸在陈浩脸上,“你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欠收拾是吧。”

????“这能怪我啊,明明是你们两在客厅里打情骂俏来着,还说什么谁追的谁…….”

????‘啪!’另外一只凉拖鞋飞出,这一次正中目标。

????“小兔崽子,把我的脱鞋给我拿过来!”温岚怒目圆瞪,一家之主的霸气,顷刻间展露的淋漓尽致,都差点将那股羞躁给完全遮住了。

????我好委屈,你拿脱鞋砸我,完事我还得给你捡起来送回去,这算是个什么事啊。

????……

????早上五点半的厨房里,温岚只字未提陈浩这么早应该多休息一会儿的事情。她倒是已经从老古董,哦不,应该是董忠辉的口中知道了自己儿子这次模拟考的好成绩,然而,这件事她也没提,直接选择装作不知道。

????“做桂花羹,你还得需要其它材料,材料我昨晚下班路上已经给你买了。但是,花的这些钱,都得从你以后的零花钱里扣,听明白了吧。”

????陈浩砸了咂嘴,听到零花钱这三个字,他才猛地想起来他还需要提前预支一点零花钱来着,不然今晚就没办法付唐磊三人的工钱了。

????“好了,老妈,跟你儿子还收钱……..对了,说到零花钱,我跟你商量商量,今天得预支点。”

????“嗯?之前的花完了?”温岚疑惑的问了一句,倒是没有什么惊讶,“预支多少?”

????“给个一百吧。”

????“多少?”这个时候,温岚手上动作已经停止,同时,瞳孔微微放大,犹如暴走前的猫咪一样。

????“额,八十。”

????“再说一遍?”

????“六十,妈,不能再还价了,我真有用,”陈浩苦笑不得,心里直叹气,哎,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这要零花钱的痛苦,如今还得战战兢兢再体验一回,真不是滋味。

????桂花羹有很多种做法,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的都有。材料的选择也有着很大不同。

????温岚的父亲,也就是陈浩的外公,年轻的时候还真是一名厨师,还是一名很厉害的厨师。温岚的手艺便是从那里来的,是以,让温岚教,那么这份桂花羹就得用文火慢熬半个小时。

????陈浩昨晚和宁雅一起摘了不少桂花,加上温岚也买了不少材料。于是稍微一想,他便将许晴,还有唐磊三人的份也算上了。

????早晨六点四十五左右,已经正在忙碌一家三口早饭的温岚,抄起一只沙发垫,就狠狠砸在了陈浩脸上。

????“睡着了啊?真不意思,把你吵醒了,”温岚笑着,怪气道,“大爷,既然醒了,要不要去看看锅呢,快糊了哦。”

????陈浩尴尬的笑了笑,一声不吭,连忙往厨房跑。没办法,他理亏,谁让他在沙发上躺着躺着又睡着了呢。

????陈德清是个会享受生活的家伙,这不,到了这个时间,他才打着哈欠起了床,“我说你们母子两,大清早的在叫嚷什么呢。”

????闻言,温岚眉头一挑,“啊呀,老陈同志被吵醒了啊,真不好意思呢。我看你这么能睡,早餐就不用吃了吧。”

????额,得,闭嘴!陈德清果断把嘴巴闭上,钻进卫生间开始洗脸刷牙,看上去步骤和从前一样,只不过今天,多多少少还是有了点不同。

????陈德清对着镜子盘算起来,“好像是二十二岁结的婚,小浩今年十八,也就是说,满打满算,她也就四十岁。四十岁的女人会进入更年期吗?应该不会吧,正常不都得到五十岁左右吗?”

????“难不成提前了十年?得,不管怎么样,老命要紧,最近可不能得罪她。”

????“老陈,你在卫生间里嘀嘀咕咕什么呢?是在说我坏话?”忽然,温岚的声音悠悠传来。

????陈德清愣是被吓得一激灵,险些把嘴巴里的漱口水都喝了下去,“没,没什么,你听错了。”

????还是那句话,房子一共就这么点大,温岚和陈德清这番对话,陈浩想听得听,不想听也得听。

????“哎,可怜的老爸,自求多福吧,”陈浩喃喃自语。

????怎料,这话刚一出口,简直拥有着顺风耳的温岚,就又非常及时的有了声音,“小浩,刚才你又说了什么?是在骂我吗?”

????“没有没有,妈你胡说什么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哪会骂你?你想太多想太多…….”

????这一刻,卫生间里的陈德清,只能扼首痛心。

????‘好小子,你抢了我的台词,我该怎么办?’